首页 >> 志愿文化 >> 志愿感悟 >> 正文

在摇曳的索玛花丛中向山而行

 

2021-10-17 10:49:00   来源: 中国青年网   

  我向山而行,见山观云。丛中的索玛花儿随微风摇曳绽放,只一眼,便再也移不开来。——写在前面

  从回忆中起身,不觉已归家数日,但日子并非想象般的惬意悠闲。思绪翩跹,我会忍不住猜测离开后那片土地的样子,我会牵挂山间的蝉鸣与热闹。或许是那里的天气凉爽但阳光正好,或许是野花在山谷里悠悠盛开,或许是今年成都夏日的太阳燃烧得过于热烈了些,都勾起了我对那片远山的无限怀念。

  我尝试静下心来,将记忆的丝缕编织入画,却感觉这一年的时光如同奔涌而来的潮水,澎湃在心口,未曾荡漾开来。

  让记忆再次回到那个夏天,一年便成了一生。

  初遇与再遇

  坐标:一个坐落在大凉山东南部叫做普格的小县城。普格取自彝语,意为山垭口下的草甸子。27.12`N,102.26`E,离北回归线很近,离家却很远,足足跨越大半个四川。

  与它的初遇似乎还要早一些。2019年夏,跟随第21届研支团的学长学姐们第一次踏上了这片土地参与社会实践,在文倡村一个月的快乐学校夏令营让我同这里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次年后的八月初,我同它再一次邂逅。犹如老友再见,似乎一切都变了,也似乎什么都还历历在目。和队友走在文倡村头的老街,路过去年常买零食的小铺,阿姨一眼便认出我们,热情的寒暄恍如昨日;拐角处的早点铺,包子冒着腾腾的热气,小姑娘趴在门口的矮凳上,与我们相视一笑,是我们“快乐学校”里害羞安静的拉尾。在这一刻,我仿佛回到了那年夏天,我还是他们的倩倩老师,他们还是那群长不大的淘气包。那一张张璀璨的笑脸是我在大凉山里见到的最绚丽的一道光,照进了我的视线里,再也无法移开……

  化一朵云,点一盏灯

  教育的本质就是,“一棵树摇动另一颗树,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。”所以,从站上讲台那一刻起,我便拥有了一个崭新且宝贵的身份——“灵魂工程师”。我成为初三年级8、9、10班的物理老师,三个网班,159个孩子,于我而言任重道远。五个字六个字姓名的彝族孩子、黝黑健康的皮肤、求知的澄澈双眼,于三寸之台所见的景色,来自大山,属于大山。

  初为人师,一切都在摸索中前行。从班主任那边了解到,几个班的物理平均分都在30几分。教学资源匮乏,学生基础差,况且一年后就是中考,要进步、要涨分、要有些改变才行,我暗自和教学还不熟练的自己较上了劲。

  一开始,我趁着课前课后与学生们一起聊天。从他们口中了解到,大部分同学对物理缺乏兴趣,学不懂索性就放弃;还有就是物理老师频繁更换,学生需要很长的时间去适应。很庆幸,我能够带他们一年,他们不用再换新的老师了,可是之前落下的功课和基础知识,需要我去为他们补上。

  “兴趣是最好的老师”,带着这样的想法,我在上课的时候总是想办法让课堂的氛围热烈而活泼。站在讲台上一定是笑着的,我和学生一定是互动着的,每节课总是有新东西的。遇到一些难记的知识点,我也喜欢带他们巧记,编顺口溜,用谐音梗,作为课堂上的小小调味剂。电流的符号I,电压的符号U,为什么是这样呢,因为I love U呀;P=ρgh,太难记了对吧,我们就记成P=hgρ(爱吃鸡肉)……在引起欢笑的同时,孩子们也加深了记忆。

  主动走近孩子,做孩子们的知心朋友,鼓励孩子们多想多问,我的办公室也成为了我和学生的“交流基地”。大课间,晚自习,总是有许多学生抱着书本来问问题,我也把自己的空余时间挤出来为学生答疑解惑。我特别开心,看到很多不善言辞的他们能够主动走出这一步,这很珍贵。由此,我的作息也完美的同班主任达成一致——每天守着孩子们上晚自习,晚上十点半才披星戴月回到宿舍。和学生们一起进步让我动力十足,“支教亦是自教”,我深以为然。看着几个班的孩子们平均分从30多能涨到60多,看到三个班的排名能够包揽年级前三,还有每次告诉他们成绩时他们的欢呼雀跃,一切都那么灿烂,那么香甜。

  孩子们总是拥有最纯粹自然的暖意。在支教地我过了人生的第23个生日,不知道这帮小孩从哪里获取的情报,在踏进教室的那一刻,黑板上生日快乐几个大字醒目耀眼,孩子们的齐声祝福、小纸条、小礼物包裹着我,我真的好幸福。

  我上起课来总是“嬉皮笑脸”的,对可爱的他们实在是严肃不起来,这种亦师亦友的关系让我的支教生活轻松惬意。有一次10班的成绩下降的厉害,我在课前板着脸批评了他们,可课上到一半还是忍不住被他们给逗笑。还记得那是中考前夕的一节复习课,胃疼的我实在难受,但不得不坚持上课。课上我个人感觉表现正常且微笑满分,可一下课就有学生跑来问我,“老师,您今天是不是不舒服呀”,我的演技似乎逃不过孩子们的火眼金睛。

  午饭时间总是端着碗叫我一起干饭;在我代理的班会课上,爱缠着我给他们唱歌;课下喜欢各种和我聊天八卦,化身十万个为什么;不听话被我罚写检讨,写出来的文字笑得我肚子疼;爱请我吃辣条,塞给我水果糖……其实,这群孩子总是细心而温暖的,因为遇见他们,耀眼的他们,成为我支教路途上最想守护的星星。

  一山一隅,皆为所得

  一年的心手相牵,彼此成长,也终于把他们送上了中考的战场。此刻的他们是“横刀立马”的战士,而我想要再接送他们一程。别怂,就是干。

  最后一堂考试快要打响结束铃,我站在考场外等候他们的出现。孩子们一个个奔向我,给了我大大的拥抱。不过考完下来大家似乎都有点泄气,这次的题目陷阱多,有点偏有点难,这也让我为他们捏了一把汗。

  6月23日,初三学生查分的日子。早上一起来,大家在群里聊的热火朝天,我也看到了好些同学发给我的QQ消息。“老师,对不起你,我考差了”,“我从没有考过这么低的分”,“哎,老师,我有点难过,对你有点遗憾”……确实,物理成绩是稍微有点难看,就连平时差点满分的几个同学也才五十来分。一方面是有一点小失落吧,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没有教好,但是孩子们的认真和赤诚却也让我温暖。我知道我在用一颗心换得一颗心。结局总是美好,三个班的中考物理成绩在校年级排名中分列1、2、4名,我也由此被评为了县级的教学质量优秀个人,我的孩子们,各个都是好样的!

  一年的时光像是被海水反复冲刷的砂砾,竭尽全力只能和岁月打成平手,不知不觉,不声不响。
  “我只想要拉住流年,好好地说声再见”,三个班级的三场毕业晚会悄悄地告诉我们每一个人,在今夏,我们即将别离。为他们唱最后一首歌,说最后一段赠言,最后一不小心红了眼。

  支教一年,我们为山区孩子打开了一扇看见星光的窗子,他们也悄悄住进了我们的梦。一年的相遇,拉近了我们和这个世界上某个角落之间的距离。我们向山而行,静待一朵朵索玛花的烂漫盛开。

  支教一年,我们走出象牙塔,学会更好的感受生活。支教一年,从我到我们,到更好的我们。施倩、骆锐、刘雪丹、秦明明、吴建成,因为一场支教,将22届普格分队这五个志同道合的人紧紧的联系在一起,相知、相熟,共攀山巅,共看云海。一场场活动讲座,一次次下乡入户,一起跨过沟坎,一起携手向前。这是一场属于这个时代的接力,我们向山而行,吾辈之路,始于足下,方寸之行却悄然绽放于心。

  在这片巍巍青山中长行,我见过了大美中国西部的绵延山峦,思考了乡村教育的真正意义,遇见了温柔善良的彝家姐姐,找到了可以相守的心中挚爱,更学会以队长的身份去挑起一些责任和担子……(四川师范大学第22届研究生支教团普格分队成员施倩)

责任编辑:李彦龙
>延伸阅读
百度